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714888.com >

好一场楚宴

发布日期:2019-09-19 11:2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如果编纂一份《人生必看展览目录》,曾侯乙墓出土文物展应该是其中重要一章。

  夏末秋初,武汉的炎热依旧慷慨。此时藕带已经过季,但酸辣藕丁和热干面一定不能错过。饱食午后,我乘车前往湖北省博物馆,打算在那里消磨整个下午的时光。

  曾侯乙墓出土文物展览在一楼大厅左侧,布展水平极高,更要紧的是里边凉爽宜人。

  我这次来主要想仔细看一看宴会用品,因为近期我的头脑中一直盘桓着一场两千多年前的宴会,挥之不去。这场宴会的地点在武汉市长江上游两百多公里的荆州,当时是楚国的郢都,时间是公元前311年。宴会主人是楚怀王熊槐,主宾是著名的纵横家、秦国国相张仪。

  曾侯乙墓中有几件不起眼的文物“漆豆”,木胎髹漆,类似于今天的高脚汤盘。我想,在这场宴会上,张仪面前的雕花漆案上应该摆放有四只这样的漆豆,里边盛放着腌腊和时鲜小菜,另外还应该有两只小铜鼎,里边是羹汤热菜。

  楚国的食材比秦国丰富,当时中国北方已经广泛种植大麦和小麦,但产量极低,蒸麦饭常常杂以菽粟,不像楚国种植水稻一年两熟。农业发达、人口众多是楚国国力强盛的基础,这一点宾主双方都很清楚。

  周天子当初将天下分封了100多个诸侯国,经过700多年,楚国兼并了40多个诸侯国,其中就包括曾侯乙墓主人的曾国,于是,楚国成为战国七雄中唯一可以与秦国单独对抗的强国。

  然而,不论是周天子的近支宗脉,还是历代史官,对楚国和身份来源可疑的楚君始终抱有一种刻薄的成见,就如同他们将秦国看做凶残的野莽人一样。而常被拿来当做楚国愚昧例证的,便是楚怀王面对张仪时出现的两次重大外交失误。

  这是张仪第二次访问楚国,他本想完成一次快速出访,不想却被楚怀王囚禁。人们实在无法怪罪楚怀王不顾外交礼仪,因为张仪两年前第一次访问楚国取得的成果,将楚国羞辱到极处。楚国为此对秦国发动丹阳和蓝田两次大战,却均遭败绩,损失十几万士兵,只能割地求和。

  张仪最终被释放,但他却没有迅速离开楚国,软磨硬泡几个月,赢来了这场正式的国宴。

  张仪的食案上,漆豆中的时鲜应该会有新鲜莲子和莲藕。武汉周边出产极鲜甜的莲子和极细腻的莲藕,但只有夏末秋初才能尝到。

  食案上的一只小铜鼎中盛满菜羹,稻米煮到开花,掺以水芹、藠头之类楚国独特的蔬菜,用鱼醢调味。张仪必定知道,稻米饭软糯易食,不似北方的麦饭是对牙齿和肠胃的考验。楚国将稻米出口到北方六国,乃极为昂贵的食品。

  张仪还知道,楚王命官属直接参与对外贸易,官方贩运商品都持有青铜铸造的免税“金节”,这是楚国独有的免税的对外贸易政策,而秦、齐、魏等北方大国却不得不花重金购买楚国的青铜、丝绸和新近发明的铁制品,以及他们的稻米等生活必需品。

  张仪担任相国的秦国,境内没有可供出口的值钱商品,却要维持强大的军队,必须大批进口制造军事装备所需的金属和生漆等楚国的昂贵物产,为此秦国的财政每天都处在破产的边缘。

  侍者用长柄漆花木勺舀酒斟入张仪的耳杯,宾主祝酒如仪。这米酒非但醇甜,居然还是冰镇的,一杯入喉,身体内外的暑气便消了一半,胃口也开了。

  另一只小铜鼎中是豚肉炖莲藕和芋头,类似于今天的湖北名菜“藕汤”。张仪必定感觉好吃,也深知其中最为重要的调味品是海盐。

  楚国享有丰富的鱼盐之利,出产的海盐色泽如雪,味道鲜美,不似秦国盐池出产的土盐,灰黑苦涩,且产量不足。秦国如果进口齐鲁两国的海盐,非但陆路运输路途遥远,还必须得向沿途的赵魏诸国支付高昂的过境关税,而楚国的海盐可以通过水路运输直达秦国边境。

  又上菜了。两位侍者提着铜炉盘两边的索链走来,放在张仪的食案边,第三位侍者将铜漏铲中燃烧的木炭放在铜炉盘的下盘内,为上盘加热。

  一位庖人端了只大漆盘来,里边盘盘盏盏,有肉有料。铜炉盘的上盘已经热得发烫,庖人在上盘里抹油烤鱼腹肉,同时为张仪调制“蘸水”。庖人示意张仪将烤熟的鱼肉放入蘸水,然后再吃。这是怎样的美味啊!酸鲜辛香,肥腴满口。

  开宴的饮酒之礼过后,乐队开始演奏。壮观的铜编钟,秦国有;音调清越的石磬,秦国有;男操琴女鼓瑟,秦国也有。

  但楚乐的曲调,不似齐鲁端庄,不似秦赵激越,不似韩魏轻佻。它似周乐又不是周乐,带着一股子洋洋的富足和自得的与众不同。哪怕只为了看一看这些乐器真品,听一听仿制编钟编磬演奏的音乐,就值得前往武汉一游。

  张仪知道,这种级别的国宴,不会为他跳舞,但自古至今的宾主之乐中,若有人即席高歌一曲,总是受欢迎的。张仪出访,随行的下属必定有人擅长此道,从《大雅》《小雅》中找一段合适的诗歌,唱出来恭维主人,这是一位好客人的本分。

  张仪是当时最出色,也最有名望的纵横家,他可能会被诗歌感动,也可能会同情楚怀王的不智,然而,他只对自己的君主负责,在秦国之利面前,任何软弱的情感都是危险的。

  况且,天下七个大国,人口不均衡,军力不均衡,粮食生产不均衡,对外贸易不均衡,而这些诸侯国近年来能够想出的唯一相处之道,居然是“一国之私”。

  所谓“合纵连横”就是极大地发挥这个一国之私,“合众弱以攻一强”即为“合纵”,“事一强以攻众弱”便是“连横”。

  为什么七国不能平安相处下去呢?确是不能,因为有周天子天下一统的传统,因为同根同种同语言同文字,这样的天下必须是趋向统一的天下,长期分裂便是灾难。

  因此,就在此时此刻,在这场宴会之上,不论是于公于私,不管他人和后人如何评说,张仪都必须达成与楚国的和谈。

  对秦国来讲,关东六国以楚国为首,说服了楚国,其余五国瞬间可下。事实上也确是如此,张仪与楚国达成和议之后,直接北上出访五国,使他们全部屈从于秦国。这位内心冰冷如铁的连横家,一举扫灭了合纵之势,成就秦国一国之强。

  (龙一,本名。代表作有《地球省》等中长篇小说,其中《潜伏》《借枪》《代号》被改编为电视连续剧播出。)

  如果编纂一份《人生必看展览目录》,曾侯乙墓出土文物展应该是其中重要一章。

  夏末秋初,武汉的炎热依旧慷慨。此时藕带已经过季,但酸辣藕丁和热干面一定不能错过。饱食午后,我乘车前往湖北省博物馆,打算在那里消磨整个下午的时光。

  曾侯乙墓出土文物展览在一楼大厅左侧,布展水平极高,更要紧的是里边凉爽宜人。

  我这次来主要想仔细看一看宴会用品,因为近期我的头脑中一直盘桓着一场两千多年前的宴会,挥之不去。这场宴会的地点在武汉市长江上游两百多公里的荆州,当时是楚国的郢都,时间是公元前311年。宴会主人是楚怀王熊槐,主宾是著名的纵横家、秦国国相张仪。

  曾侯乙墓中有几件不起眼的文物“漆豆”,木胎髹漆,类似于今天的高脚汤盘。我想,在这场宴会上,张仪面前的雕花漆案上应该摆放有四只这样的漆豆,里边盛放着腌腊和时鲜小菜,另外还应该有两只小铜鼎,里边是羹汤热菜。

  楚国的食材比秦国丰富,当时中国北方已经广泛种植大麦和小麦,但产量极低,蒸麦饭常常杂以菽粟,不像楚国种植水稻一年两熟。农业发达、人口众多是楚国国力强盛的基础,这一点宾主双方都很清楚。

  周天子当初将天下分封了100多个诸侯国,经过700多年,楚国兼并了40多个诸侯国,其中就包括曾侯乙墓主人的曾国,于是,楚国成为战国七雄中唯一可以与秦国单独对抗的强国。

  然而,不论是周天子的近支宗脉,还是历代史官,对楚国和身份来源可疑的楚君始终抱有一种刻薄的成见,就如同他们将秦国看做凶残的野莽人一样。而常被拿来当做楚国愚昧例证的,便是楚怀王面对张仪时出现的两次重大外交失误。

  这是张仪第二次访问楚国,他本想完成一次快速出访,不想却被楚怀王囚禁。人们实在无法怪罪楚怀王不顾外交礼仪,因为张仪两年前第一次访问楚国取得的成果,将楚国羞辱到极处。楚国为此对秦国发动丹阳和蓝田两次大战,却均遭败绩,损失十几万士兵,只能割地求和。

  张仪最终被释放,但他却没有迅速离开楚国,软磨硬泡几个月,赢来了这场正式的国宴。

  张仪的食案上,漆豆中的时鲜应该会有新鲜莲子和莲藕。武汉周边出产极鲜甜的莲子和极细腻的莲藕,但只有夏末秋初才能尝到。

  食案上的一只小铜鼎中盛满菜羹,稻米煮到开花,掺以水芹、藠头之类楚国独特的蔬菜,用鱼醢调味。张仪必定知道,稻米饭软糯易食,不似北方的麦饭是对牙齿和肠胃的考验。楚国将稻米出口到北方六国,乃极为昂贵的食品。

  张仪还知道,楚王命官属直接参与对外贸易,官方贩运商品都持有青铜铸造的免税“金节”,这是楚国独有的免税的对外贸易政策,而秦、齐、魏等北方大国却不得不花重金购买楚国的青铜、丝绸和新近发明的铁制品,以及他们的稻米等生活必需品。

  张仪担任相国的秦国,境内没有可供出口的值钱商品,却要维持强大的军队,必须大批进口制造军事装备所需的金属和生漆等楚国的昂贵物产,为此秦国的财政每天都处在破产的边缘。

  侍者用长柄漆花木勺舀酒斟入张仪的耳杯,宾主祝酒如仪。这米酒非但醇甜,居然还是冰镇的,一杯入喉,身体内外的暑气便消了一半,胃口也开了。

  另一只小铜鼎中是豚肉炖莲藕和芋头,类似于今天的湖北名菜“藕汤”。张仪必定感觉好吃,也深知其中最为重要的调味品是海盐。

  楚国享有丰富的鱼盐之利,出产的海盐色泽如雪,味道鲜美,不似秦国盐池出产的土盐,灰黑苦涩,且产量不足。秦国如果进口齐鲁两国的海盐,非但陆路运输路途遥远,还必须得向沿途的赵魏诸国支付高昂的过境关税,而楚国的海盐可以通过水路运输直达秦国边境。

  又上菜了。两位侍者提着铜炉盘两边的索链走来,放在张仪的食案边,第三位侍者将铜漏铲中燃烧的木炭放在铜炉盘的下盘内,为上盘加热。

  一位庖人端了只大漆盘来,里边盘盘盏盏,有肉有料。铜炉盘的上盘已经热得发烫,庖人在上盘里抹油烤鱼腹肉,同时为张仪调制“蘸水”。庖人示意张仪将烤熟的鱼肉放入蘸水,然后再吃。这是怎样的美味啊!酸鲜辛香,肥腴满口。

  开宴的饮酒之礼过后,乐队开始演奏。壮观的铜编钟,秦国有;音调清越的石磬,秦国有;男操琴女鼓瑟,秦国也有。

  但楚乐的曲调,不似齐鲁端庄,不似秦赵激越,不似韩魏轻佻。它似周乐又不是周乐,带着一股子洋洋的富足和自得的与众不同。哪怕只为了看一看这些乐器真品,听一听仿制编钟编磬演奏的音乐,就值得前往武汉一游。

  张仪知道,这种级别的国宴,不会为他跳舞,但自古至今的宾主之乐中,若有人即席高歌一曲,总是受欢迎的。张仪出访,随行的下属必定有人擅长此道,从《大雅》《小雅》中找一段合适的诗歌,唱出来恭维主人,这是一位好客人的本分。

  张仪是当时最出色,也最有名望的纵横家,他可能会被诗歌感动,也可能会同情楚怀王的不智,然而,他只对自己的君主负责,在秦国之利面前,任何软弱的情感都是危险的。

  况且,天下七个大国,人口不均衡,军力不均衡,粮食生产不均衡,对外贸易不均衡,而这些诸侯国近年来能够想出的唯一相处之道,居然是“一国之私”。

  所谓“合纵连横”就是极大地发挥这个一国之私,“合众弱以攻一强”即为“合纵”,“事一强以攻众弱”便是“连横”。

  为什么七国不能平安相处下去呢?确是不能,因为有周天子天下一统的传统,因为同根同种同语言同文字,这样的天下必须是趋向统一的天下,长期分裂便是灾难。

  因此,就在此时此刻,在这场宴会之上,不论是于公于私,不管他人和后人如何评说,张仪都必须达成与楚国的和谈。

  对秦国来讲,关东六国以楚国为首,说服了楚国,其余五国瞬间可下。事实上也确是如此,张仪与楚国达成和议之后,直接北上出访五国,使他们全部屈从于秦国。这位内心冰冷如铁的连横家,一举扫灭了合纵之势,成就秦国一国之强。

  (龙一,本名。代表作有《地球省》等中长篇小说,其中《潜伏》《借枪》《代号》被改编为电视连续剧播出。)